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军事直击

解放北平的三次和谈

发布时间:2019-02-16 22:21:03观看次数:97

1949年2月3日,解放军举行盛大的北平入城式。

中共华北局城工部学委南系平津学委职业青年支部书记李炳泉。

70年前的1949年1月31日,北平城内的国民党军全部开出北平城,人民解放军41军121师入城接管防务,古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中国共产党创造了著名的“北平方式”。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此前的三次和谈,为北平的和平解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和谈前的序曲

当得知李炳泉曾在《平明日报》任职时,傅作义很是吃惊:原来共产党人就在自己的报社呀!

1948年11月18日,毛泽东从小山村西柏坡致电东北野战军(下简称东野)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参谋长刘亚楼,命令东野秘密入关,“利用此机会稳住傅作义不走”,在不放弃军事斗争的同时,争取和平解决北平问题。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部长刘仁把北平地下党学委书记佘涤清叫到河北泊镇,要求学委派人出面,代表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谈判。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让傅作义没有想到的是,最先代表共产党与他接洽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大女儿傅冬菊。

傅冬菊(又名傅冬)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外语系读书时,由王汉斌介绍参加了中共外围组织——“民主青年联盟”;1947年毕业后到天津《大公报》工作,担任“时代青年”和“家庭”两个副刊的编辑工作;同年11月6日,由王汉斌、李定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便于对傅作义进行工作,1948年10月上旬一个周日的上午,中共平津南系学委领导黎智(闻立志)、王汉斌派人赶到前门东站,拦下正要上火车返津的傅冬菊,告诉她:“党组织希望你回到北平、在你父亲身边工作。”不久,王汉斌把傅冬菊的地下关系转给了佘涤清。

夜深人静,屋子里只有父女二人,傅冬菊转达中共方面和平解放北平的意图后,傅作义半是嗔怪半是爱怜地反问道:“是共产党还是军统?你可别上当!要遇上假共产党,那就麻烦了。”一听这话,傅冬菊有点着急,赶紧解释:“是我们同学。是真共产党,不是军统。”傅作义接着反问:“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派来的?”这话一下子把傅冬菊问住了,一时语塞。上级没告诉是谁派来的呀?看着女儿张口结舌的样子,傅作义慈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走回了自己办公室。

父女情深。在傅作义眼里,傅冬菊就是一个小孩子,总怕她上当受骗。考虑到这一层,学委在安排傅冬菊继续做她父亲工作的同时,决定另辟蹊径,起用中共平津学委职业青年支部书记李炳泉。

李炳泉是华北“剿总”联络处少将处长李腾九的堂弟。1940年,在西南联大地质系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11月,经李腾九推荐,到华北“剿总”主办的《平明日报》当记者,后升为采访部主任。由于他的地下活动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1947年底,称病辞去采访部主任职务,隐蔽到北平铁道管理学院附属中等技术专科学校当了名教师。

1948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李腾九来到灯市口迺兹府大草厂甲16号李家,交谈中显得十分苦闷,忧心平津战局。李炳泉顺势请李腾九做傅作义工作,争取和平解放北平。

李腾九和傅作义是保定军校的校友,共事数十年,交情很深。但谈了几次,傅作义都没有正面回答他。12月初,东野和解放军华北军区第二、第三兵团一道,用“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的办法,完成了对北平、天津、张家口之敌的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截断了傅作义部南逃、西窜的通路。局势的变化,让傅作义感到和谈的迫切,于是授意李腾九与共产党联系。于是,学委决定派李炳泉与傅作义秘密接触。

1948年12月10日,李炳泉被傅作义请进了中南海居仁堂办公室。当得知李炳泉曾在《平明日报》任职时,傅作义很是吃惊:原来共产党人就在自己的报社呀!几句寒暄过后,李炳泉开门见山说:“我是奉中共北平地下党派遣、代表北平地下党来见傅先生的,希望先生早作决断,进行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谈判。”当问及和谈条件时,傅作义回答:“参加华北联合政府,在一定时间内起义,要求林彪停止战斗。”傅作义终于下定了谈判的决心,请《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作为自己的代表,由李炳泉带路,与中共方面进行和谈。

第一次谈判:试探而已

“其次,事情泄露,蒋介石会以叛变罪处死我;再者,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我。”




图说新闻

又一国力挺乌克兰 大批战舰现身黑海 俄军生气!

又一国力挺乌克兰 大批战舰现身黑海 俄军生气!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