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体育播报

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伦敦奥运会闭幕式辣妹组合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

发布时间:2019-10-09 19:19:02观看次数:185

“带领姑娘们,与她们一起战斗无疑是我的教练生涯中很宝贵的经验。至于我自己,我现在还不确定接下来会有什么机会,我会保持这种专业,继续做我喜欢的教练工作。”

2-1,中国U16凭借邹梦瑶35米的世界波,逆转同为第3档的澳大利亚队,获得亚少赛女足的第3名。尽管的队伍未能获得明年世少赛的资格,但这支由中国主帅领衔的娘子军,却打出了近三届亚少赛最好的成绩。

赛后,牛丸(陈婉婷绰号)表示不知未来路在何方,但中国球迷给出了答案:“留下来”。

****

一个女孩儿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做教练,这在很多人看来是赤裸裸的另类。

陈婉婷一直为这份别人眼中的“另类”感到骄傲,事实上,她从小确实就与其他女孩“不一样”。大多时候姑娘小时候,都有一个芭比娃娃梦,都渴望早日留一头长发,陈婉婷自然而然的不喜欢这样,“我小时候是偏向男生发型的,小时候我不爱玩布娃娃,觉得芭比娃娃很恐怖。”

父母希望陈婉婷日后有淑女气质,“我记得家人曾为我报名学芭蕾舞,但印象中上了一堂课就没去了,我很不喜欢。”画画、弹钢琴这样很安静,要定得住的项目,陈婉婷从小就不买账,男孩子的跑跑跳跳、“打打杀杀”,却很让她兴奋无比。

“我小时候会跟哥哥用纸做,将报纸弄成结结实实的一团,用胶布粘成一个足球,在家里踢。在三十几度的天气,我扮演飞虎队还玩得很高兴,又或者在街头捉迷藏”。陈婉婷从来没有刻意追求个性和另类,但从有集体意识那天起,她就自然的是一个另类。

直到一个选择,彻彻底底地将“另类”这个标签贴在陈婉婷的人生里——足球。百分之八九十的女孩,对于足球这种激烈的运动唯恐避之不及。陈婉婷却一路跌跌撞撞,与足球越来越相互交融。

“与其他小朋友一样,我小时候也很难找到自己的方向,就是那种看到妙手仁心想当医生,看到烈火英雄又想当消防员的小孩”,人生目标一直摇摆不定,直到有一天,她目睹了一个帅气潇洒的男孩踢球——贝克汉姆。“他的足球技术很棒,在球场上也很帅气。”似乎只有提起贝克汉姆,陈婉婷才会立马少女感十足:“对,就是那么肤浅的啦。”

陈婉婷与偶像贝克汉姆

2003年,贝克汉姆随皇马访问香港,当时上初中的陈婉婷没钱买票,为了亲眼目睹自己的偶像,她通过排队领得皇马热身的门票。自己为什么不能成为贝克汉姆呢?这个想法在大脑中产生,陈婉婷决定为之努力。

“差不多13岁那会儿吧,我喜欢上了足球。然后我想踢球,但是家人不同意,你懂的,照中国传统思想来看,女孩子就应该学学舞蹈或者画画,而不是踢球。不过之后我还是偷偷报了一个足球夏令营项目,然后模仿了我妈的签名。”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无比骨感。当时香港没有女足职业联赛,成为女足球员对任何人都是天方夜谭。因此,陈婉婷有了新梦想:成为一名女足足球教练。“这个在我18岁就实现了,我当时执教我们学校的中学女子足球队。”

把宝贝女儿塑造成淑女的计划彻底失败,父母也支持陈婉婷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但这只能停留在“兴趣爱好”这个层面。家人对于陈婉婷的学业一直盯得很紧,他们希望陈婉婷考上名校,最终找个舒适安逸的工作,过上光鲜亮丽的日子。

2010年,陈婉婷的父母千盼万盼,终于盼来了这一天——22岁的女儿,从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地理及资源管理系毕业(3年之后她拿下了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运动医学及健康科学理学硕士)。

手握香港中文大学毕业证,从世俗的眼光看,怎么也算得上“人中龙凤”。只要自己不是特别挑,找个体面的工作不会太难。父母对陈婉婷的未来十分期待,陈婉婷忽然给父母来了一个五雷轰顶:预料之中的百强企业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起眼的球队助理。

陈婉婷的父亲脾气很爆,他坚决反对女儿选择足球。一是足球是男人舞台,在香港并不起眼;二是陈婉婷只是天水围飞马的球队助理,处理电脑数据信息、剪辑教学片,八竿子打不着陈婉婷的专业,况且薪水微薄,只有6000元左右(当时香港平均月薪1万2左右)……实在着急上火,父母不惜与女儿撕破脸皮,大吵特吵。

陈婉婷与同学




图说新闻

中国乒协发表东京战略“最严”考核或致主席零薪

中国乒协发表东京战略“最严”考核或致主席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