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地方新闻

博士哥哥想“卖身”救妹 放弃公费留学奔走筹钱

发布时间:2019-03-23 21:09:45观看次数:74

为给患肝癌的妹妹治病放弃公费留学机会愿用专业所学报答好心人

  为了给患肝癌的妹妹治病,从山沟里走出来的中科院博士路承凯放弃去澳大利亚公费留学机会,为妹妹奔走、筹钱。“已经花了20多万了,能借的同学、老师、亲戚都借了,实在没一点办法了。”10月14日,路承凯无奈而又绝望地致电东方今报,“请帮帮我,我学的生物专业,如果有人肯出钱为我妹妹治病,毕业后一定尽我所能报答他,请救救我妹妹。”

  为妹妹治病

  大山孩子放弃留学机会

  路承凯是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一名在读博士,27岁,来自新乡市大山深处的拍石头乡黑沟水村,从新乡市驱车前往,得两个多小时。

  五间住了30多年的破瓦房,几件不值钱的家具,这是路承凯家所有家当。唯一让父亲路全生骄傲的就是一对争气的儿女,儿子在中科院读博士,女儿在信阳农林学院读本科。

  今年4月份,路承凯有机会申请公费去澳大利亚攻读博士学位。可就在此时,正读大二的妹妹不幸查出患有肝癌。

  “留学的机会以后可能还会有,但妹妹只有一个。”听到妹妹得肝癌的消息,路承凯没有申请留学,立即返回老家,为妹妹筹钱、找医院、治病。

  “承凯一直是云娇的偶像,云娇一直学习很努力,说要像哥哥一样有出息。”路全生说,两个孩子读大学后就没向家里要过钱,他们平时做家教,暑假、寒假去外地打工挣学费,是两个好孩子。

  没钱治疗

  妹妹无奈出院

  “我同学多,都是借同学的钱,但现在所有同学都被我借了一遍,真不知道该去哪里弄钱给妹妹治病了。”从4月份到现在,云娇治病已花了二十来万,这些钱,大部分是路承凯借同学、老师的。

  路承凯心里明白,父亲要养活爷爷奶奶,还要照顾长年生病的妈妈,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山里的亲戚、邻居都很穷,接济的有限,妹妹的病,全得靠他。

  6月份,治疗了两个月的云娇因为没有钱交住院费,无奈出院。路承凯借了老师5000元钱,买了很多中药,希望能对妹妹有所帮助。

  路全生更是一分钱都不敢浪费,他带女儿去北京看病时,包里装了10多个馒头,在医院饿了,就吃点馒头,喝点医院的水。

  “种的玉米熟了,等晒干赶紧卖了,把云娇送到医院治病。”这位老父亲没有一点办法,但即使没钱,他也始终没放弃为女儿治病的想法。

  谁为妹妹治病

  毕业后一定尽我所能报答他

  借完所有老师、同学,云娇的医疗费还远远不够,路承凯心里憋得难受,绝望得想大哭。10月8日,一些亲戚和好心人凑了点钱,家人又将云娇送往河北省肿瘤医院治疗。“妹妹的情况比较稳定,接受治疗后一直在好转,没有出现并发症,有治好的机会。”路承凯说,他希望尽全力,挽救妹妹的生命。

  10月14日,无奈、绝望之下的路承凯致电东方今报:“希望你们能帮帮我,我学的生物工程学,如果现在有企业愿意出钱救我妹妹,毕业后一定尽我所能报答他,请救救我妹妹。”

  “他是个有志向的孩子,这样做,实在是没法了。”面对儿子的选择,路全生沧桑的脸上满是无奈。他说,得知哥哥这样做,云娇一口反对,感觉自己拖累了哥哥,但家里已背负20多万元的外债,想治好女儿的病,几乎不可能。

  “现在有很多好心人为妹妹捐钱治病,我和家人甚至没见过他们,不知道将来要如何报答他们。”路承凯说,他将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人生以后的路上,帮助更多困难的人。

  父亲路全生说:“承凯一直是云娇的偶像,云娇一直学习很努力,说要像哥哥一样有出息。” 东方今报记者 何中有 冯晓玉/文图




图说新闻

仙女山盛夏滑雪享酷爽温差 月底音乐节群星璀璨

仙女山盛夏滑雪享酷爽温差 月底音乐节群星璀璨



返回首页